• 国防理论概述
   
 
 

二战特种作战与现代战争


来源:解放军报

2015-06-30 08:24

      通过特种手段获胜的作战行动自古就有,但现代意义上的特种作战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产生、发展和逐步完善起来的全新作战样式。二战以来,特种作战部队日益成为“全天候、袖珍型”特殊力量,其地位作用已从昔日战术战役层次,迅猛跃升至战略层次,成为“撬动联合作战”的重要战略杠杆。

      认清特种作战的先战特性注重首战应用

      通常,人们认为现代特种部队起源于英国。“哥曼德”作为英国最早一支特种部队创建于二战初期。1940年6月,英法军队面对德国法西斯的强大攻势,被迫从法国敦刻尔克仓皇撤退。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判断,德军下一个进攻目标很可能是英国,而要做到有效阻止战火烧向英国本土,只能主动向欧洲大陆的德军发起反攻。为重拾军民信心,丘吉尔在给英军参联会主席伊兹梅尔将军的信中写道:“防御作战必须到此结束,我期待英军对整个德军占领区发动积极而又连续的反攻。”恰巧此时一位英军参谋达特莱·克拉克建议,“使用小规模精锐部队前去偷袭一线德军重要目标”,以此牵制消耗德军攻击力量。事实上,这也是当时唯一能够有效打击德军的反击办法。

      尽管有不少人认为克拉克的设想不会对战局产生太多积极影响,但丘吉尔对此却深表赞同。他认为,这种由小规模精锐部队进行的破坏性袭扰,如果运筹周密,实施得当,就能像刺向德军心脏的利刃,将会有效牵制敌军。同时,成功的偷袭行动也能大大鼓舞军心士气。因此英军抽调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优秀官兵,组建成一支正规而又独立、执行特殊作战任务的特种部队,配备了先进的冲锋枪、轻型汽车以及越野摩托车等轻便装备。

      此后无论是轴心国还是同盟国主要成员都组建了特种部队,而且频繁用于特种作战以实现统帅部意志。其中既有战略辅助行动,如在诺曼底登陆等重大战役中执行侦察破坏任务;也有独立执行战略任务的行动,如美国搜捕纳粹德国科学家的“阿尔发”特别行动、苏联特战人员成功炸毁纳粹德国秘密生化工厂的“极点行动”等。不难看出,二战时期的特种部队具有先于其他作战行动展开,并肩负战略使命的特性。而在现代战场上,特种作战更加凸显其超越战术战役效果的特殊价值。

      客观而言,现代战争特种作战需求更加多样。举凡在彰显国家战略意志、达成军事战略目标等行动中,特种部队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在关键的位置完成关键任务。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开战后即派出5支特种部队直扑巴军政要害目标,仅1昼夜就牢牢控制了战局。近几场局部战争表明,在一场战争正式宣战前,特种作战部队往往已展开秘密作战,现代战争“常规战争未宣战、特种作战已先行”的特征日益凸显。阿富汗战争打响之前,美军就已在距阿富汗约900公里范围内部署了约7000名特战队员,占地面部队总兵力的1/3,使塔利班政权迅速垮台。同样,伊拉克战争发起之前,美军特种部队就被派到伊境内及周边搜集情报,客观上为“斩首行动”的成功提供了保障。

        目前,许多国家对特种作战部队情有独钟,认为在当今多极世界,特种部队是执行国家安全战略的理想工具。尤其重视特种作战部队凭借领先的投送能力,能迅速实施出其不意的超远程打击,可靠摧毁其他打击手段难以摧毁的固定和机动目标。

        顺应特种作战的战略特性转变作战方式

        二战时期的特种作战样式较为丰富,包括破坏敌方重要军事、经济目标;夺取重要战略目标,打击对方作战单元,辅助作战行动,影响战役胜负。此外还有绑架、刺杀对方重要军政人物,瓦解敌方民心士气。如捷克特战队员在布拉格刺杀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头子海德里希等。而海湾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以来,特种作战的战略价值体现更加充分,作战样式也呈现许多新变化。

        现代特种作战部队能适应远程、恶劣和多变的战场,在现代精确作战中常常充当战略目标定位者、空中打击引导者。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由特种部队和负责控制战斗及协调各军兵种联合作战的战斗控制员组成分遣队,将激光测距仪测得的目标坐标,实时上传到在空中待命的B-52轰炸机,确保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使作战效能发生质的飞跃。2008年以来,俄空降兵加速向特种作战部队方向转型,以期将这支诸兵种合成部队,打造成具有快速反应、侦打一体和独立特种作战能力的战略突击力量。

        “特种作战部队是保持联合的黏合剂”。在信息化条件下,特种作战部队是联合作战的重要力量,它正由以往的战场“尖刀”向体系“铁拳”角色转变,而特种作战行动也正逐渐由专业特种部队的单打独斗向诸作战力量的联合作战转变。现代特种作战的灵活度以及与联合作战的融入度日益提升,某种程度上已发挥着撬动联合作战的战略杠杆作用。因此,各国多注重从联合作战的角度充分运用和发挥特种作战部队的作用,使特种作战深度融入联合作战。不仅强调较大规模使用特种部队,而且注重全程使用。

        但以隐蔽低调著称的特种作战,与常规作战相比具有“三低”特点:低强度、低风险、低成本。如西方对利比亚军事行动的干预模式特点是:军事行动中只需低调投入少量兵力来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无需大动干戈地部署大规模兵力,既能降低作战成本,又能避免引发争议,绕开或规避国际法。当前,特种作战的广泛应用客观上降低了战争和军事行动的门槛。在一些军事强国,特种作战部队已经成为遂行秘密战争的全球化部队,这种“暗战”不仅降低了发动战争的限制,也模糊了特工与士兵的界限,其“军事—情报”融合架构,等同于开启了新的战争模式;“手术刀”式的定点清除,日益取代“铁锤”式的大规模部署,增加了颠覆他国政府和制造混乱的可能性。当然,就如二战时期特种作战的产生是因为敌对双方力量悬殊,弱势一方为了改变局势迫不得已采取特种作战一样,现代战场上,特种作战并非强国军队的专利,弱势的一方也可以采取特种作战。

        把握特种作战的技术特性注重太空角逐

        特种作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兴起,并非偶然,而是作战思想和物质手段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当时,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都为特种作战的出现提供了深厚的物质基础和技术手段。

        在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短短的20年,是人类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大发展期。在此期间,不仅许多在一战中还处于雏形阶段的技术如飞机、坦克等日益成熟完善,而且还产生了更多新的技术和武器,如雷达、航空母舰等,特别是以飞机为代表的航空技术的迅速发展,为特种部队作战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各国最初的特种部队基本上都是以空降兵为基础组建的,如臭名昭著的日本“神风”攻击队。空降技术的出现,客观上能够使特种部队不再受地理环境的限制,基本可以投送到战区任何地点。与此类似,步兵轻武器的发展也为特种作战部队提供了有力的火力手段。由于手中武器杀伤威力大增,确保了少量精锐的特种部队就能完成以前大量军队才可能完成的歼敌任务。可以说,技术是特种部队发展的内驱力之一。

        放眼当今世界,各国在竞相发展特种部队时,也无不寻求异于他人的特战技术,以打造独特的杀伤能力。从战术层次来看,国际上先进的特战技术包括减少信号特征技术,意在降低特种作战人员及其装备的信号特征;高带宽反向通信技术,确保作战人员能够访问遍布世界各地的所有数据库;水下通信技术,能够实现与未来整个海军水面和水下通信体系结构无缝集成;电池和燃料电池技术,要求特种作战专用电池使用时间长、功率高、可互换、数月时间内可反复多次充电、几乎无信号特征。

        与这些具体装备技术相比,更应引起重视的是空天特种作战。随着空间技术的不断突破,通过先进运载平台开发和对现有技术的改造,各种远程打击工具和平台被用于从空天发起特种作战,导致空天斩首已从科幻走向现实,常规作战日趋呈现特战化趋势。

        空中特种作战呈现预置化。在某些领域,特种作战呈现出预置型特征。例如,以计算机软件特别是源代码为特殊武器,在关键时刻远程启动,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夺取武器控制权。作为专为网络中心战设计的第四代战斗机,美国F-35机载软件拥有大约800万行源代码,堪称世界上最复杂的飞机控制软件之一。战机的飞行控制、综合航电、武器发射等几乎所有操作全由计算机控制。正是由于其先进性,有一部分国家向美国采购了这种战机。然而美国同时宣布,不向合作研发国或购买国公开F-35战斗机机载软件源代码。这就等于说一到战时,美国一方可通过数据链激活飞行控制系统中预先设置的后门或者木马程序,远程掌控他国已购买的F-35的飞行姿态、航路航线以及打击目标等信息,在必要时还可通过人为设置故障,甚至直接接管飞行中的F-35的控制权。届时,即便是盟友装备的F-35也可能频发故障,或者在飞行中“意外坠落”,甚至倒戈攻击本国飞机和地面目标,成为与计算机网络中的“网络僵尸”类似的“战斗机僵尸”。

        空天斩首将可能出现。伊拉克战场上的“斩首行动”,实际上就具有空天色彩——美军所打击的目标,得到了空天通讯卫星的指引。为了加强这种空天斩首威力,当前有的国家正在谋求将核导弹改装成常规导弹。洲际弹道导弹具有每小时飞行数万公里的高超音速飞行能力,作为超远程作战武器,常规洲际导弹将成为反应最快的全球化作战平台之一,能在接到作战命令后1小时之内,对全球任何地点转瞬即逝的目标实施极速打击。此类空天斩首行动,改变了传统的前沿与纵深概念,改变了战场时空观,对远在万里之遥的目标构成了迫在眉睫的现实威胁。

        此外,未来特种作战也可能借助空天飞机从太空发起,航天员将成为空天一体特种作战突击队员。美军“猎鹰”超高速X-37B空天飞机既可充当侦察、监视、预警平台,亦可用作空间武器发射平台,更是特种作战运输载体,可担当远距离高速运输特种作战部队工具。它既能在大气层内作高超音速飞行,又能进入轨道机动飞行,大大提升了全球投送、全球打击和特种作战能力。

        当然,对于现代特战技术的发展及其对战争的影响,应该引起重视和加强研究。但技术永远不是万能的,整体而言,要提高现代特种作战能力,在加强技术研究和应用的同时,还必须注重创新特战理论,完善相关指挥机制,合理设计特种部队的构成。如印军强调,特种部队是未来冲突中的“强力增效器”,将在未来作战中开展联合行动,在战略级、战役级和战术级,将发挥越来越大的支配作用。为加强特种部队展开集体行动的联合性,印度把海陆空三军的特种部队合并为一支联合快速反应特种部队,并聘请以色列军方进行训练。在指挥上,印军特种部队不隶属于任何部队,直接受命于战场最高指挥官指挥等。

        回顾二战特种作战历史,审视现代特种作战的发展变化,要求我们必须正视迅猛发展的变革浪潮,从实现强军目标的战略高度前瞻未来,大力创新发展具有我军特色的特种作战理论,牵引特种作战体制编制调整改革,发挥好特种作战的战略杠杆作用,推动我军联合作战跃上新高度。

返  回        
 
 
 
关于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