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防时事问答
   
 
 

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召开 专家:中国发出与西方不同的声音


来源:中国之声国防时空

2019-05-02 12:48

第八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4月23号到25号在莫斯科举行。本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吸引了来自全球11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1000余人参加。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致本届会议的贺电中表示,相信这一充满建设性的会议将在打击恐怖极端主义、解决地区冲突、保障国家安全、履行维和使命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

第八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现场

那么,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有哪些具体议题?这次会议能否达到普京预期的效果?我国参会代表又有哪些收获?

这些就是今天《一南军事论坛》将要关注的话题。

主持人:一南教授,您刚从俄罗斯回来,就是去参加第八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的。我们都知道,国际安全会议现在有很多,比如香格里拉对话、北京香山论坛等等。那么您参加的这个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是个什么性质的会议?

金一南: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它作为一个国际讨论安全问题为核心的会议,实际上国际上有多个,比如香格里拉会议全称是亚洲安全会议,这个会议是由新加坡和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联合办的。

除了香格里拉会议享誉世界,还有一个慕尼黑安全会议,主要是欧洲方面的,主要是美国,北约、欧盟为核心这样一个会议,也是大型国际性的安全会议,讨论包括世界的、地区的安全问题,寻找对策的。

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近些年办的香山会议,也相当于一个国际安全合作会议,现在规模也在不断地扩大。第四个就是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这是2012年以来主办的,而这个主办很明确就是俄罗斯国防部,每年都举办,邀请世界各国的代表讨论全球和地区的安全问题,主要邀请各国的国防部长和有关安全问题的专家、军人、文职。实际上说穿了,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就是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一个分庭抗礼的会议。

北约、欧盟你搞你的,你搞的安全会议主题肯定是以你为主的安全问题,你的视野中的安全问题,我莫斯科要搞一个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就是我视野中的国际安全问题。比如说就讨论一个委内瑞拉的问题。慕尼黑安全会议肯定是说委内瑞拉马杜罗怎么独裁,必须推翻他。

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呢?如何保证国家的主权,防止其他国家干涉本国,尤其是武力干涉。你看都是一样的国际安全会议,但会议的观点、立场、原则都不一样。我说这叫多种声音一个世界,世界绝对不能只有一个声音,只有西方一个声音,只有美国一个声音,他作为唯一的是非判定标准,这是不行的。

所以不管是莫斯科的国际安全会议,还是我们的香山会议,就是一定要发出不同的声音,不要以为你的舆论就是天下唯一的声音,有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见解,都要发表出来,这是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它最大意义。

主持人:去年的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召开前,美国防部发言人就表示,美国不参加。在今年的会议上,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开幕式上多次点名美国的行为导致地区局势紧张。那么对这个会议,美国真的不关注吗?

金一南:不仅美国,欧洲的抵制也都是明显的,尤其是自从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以后,西方对莫斯科的抵制就非常的明确了,但是参加国还是很多的,今年有一百多个国家的军事代表团和知名专家与会,有35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参与了。这规模还是很大的,相当可以了。它的议题讨论很宽泛,世界性的问题。

莫斯科的国际安全会议美方是高度关注,虽然不来,身体不来精神是来了的,包括北约都是高度关注。

这么多的国家、这么多代表在这儿讨论国际安全问题,美国的耳朵是竖得非常尖的,他就是要听听你们到底什么观点,你们到底什么态度,俄罗斯到底能拉出多大的力量来,欧洲对这个也很关心的。

所以我说冷淡、抵制是表面的,实际上关注,甚至高度关注那是实质性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规模是很大的,而且讨论的议题也非常广泛,那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有哪些?相比于去年,今年有没有什么特别关注的议题?

金一南:有四个主题:第一个主题现代世界安全,包括战争因素和趋势。第二个主题主要是中东了,主要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问题。第三个是国际维和。第四个是地区安全。就像你问的一样,今年它有个重大变化,去年到今年,叙利亚形势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叙利亚的形势去年跟今年完全不一样,去年西方还在追求把叙利亚推翻,颠覆他,让巴沙尔下台,今年铁板钉钉了,巴沙尔是下不了台了。

今年讨论的问题不是叙利亚政权更迭,而是如何有效地进行战后重建。这个政权完全稳固住有很大的外力,在俄罗斯强有力的支持下叙利亚政权稳定住了,就讨论叙利亚如何有效地进行重建?

其实这些议题背后隐含的是西方对中东干预的失败,西方在中东引发的颜色革命的重挫,主权国家对自己主权的恢复,对外来干涉的摒弃,这种选择。

叙利亚重建需要十年

而在这一年中还出现一个变化,就是特朗普宣布撤出叙利亚,实现了没有?没有实现,但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宣布了要全面撤出叙利亚,这也是去年所没有的,这是一个形势的新的看点,一个新的亮点,也是给叙利亚,包括伊拉克,尤其给叙利亚重建带来全新的一种可能性。这个会就是对这个可能性到底有多大,有多么深入,能多么持久进行深入一步的讨论和研究。

美国驻联合国特使黑利女士坚定地表示,美国与叙利亚所有和平谈判的基础和前提就是巴沙尔政权下台,现在呢?巴沙尔没有下台,黑利自己下台了。

指认"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妮基?黑利,辞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一职

叙利亚顶住了,巴沙尔政权顶住了,你看对今天的委内瑞拉是个非常大的提示,大家讨论叙利亚的重建,给西方和东方都留出一个很大空间,委内瑞拉政权能不能简单的像美国想象那种倒台?或者他也能够像巴沙尔政权一样坚决挺到最后,然后重新开始国家新一轮建设,所以出现了全新的变数。

主持人:中国这次也是派出了高规格的代表团参加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中方代表也做了大会发言。那么一南教授,您觉得在这次会议上,中国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金一南:这次我们的收获,首先我们可以就各种各样的国际问题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的国防部长做总体的代表,发出我们的声音,而我们的专家学者就各个具体的问题提出我们的看法。

这实际上就是中国正在逐步走上国际舞台,一种良性循环,充分的让世界认识中国,然后通过这样会议也让我们充分地一步一步地认识世界。

中国正在逐步走上国际舞台

我们今天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你各种各样的观点都可以有,但是我们如何让自己的观点真正契合国家安全,真正对国家民族起到一个正确的作用,而不是把你的观点强加于人,或者把你的力量强加于人,我觉得这一点,包括中国、包括俄罗斯都能发出和西方完全不一样的声音,

我们绝不强制,我们尊崇国家主权原则,我们尊崇各个国家有选择自己的政治制度、选择自己的政治道路、选择自己的政治体制的权力,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天参加这会议必须秉承的,而且通过这样一个一个会议,反复发出声音,让全世界都知道世界还有不同的选择。

返  回        
 
 
 
关于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