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防要闻动态
   
 
 

专访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叙反对派领导都反对外来干涉


来源:中国军网-凤凰网

2012-03-01 03:15

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接受凤凰卫视专访

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

    核心提示: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接受凤凰卫视专访谈及叙利亚问题,他认为,叙利亚新宪法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民众的要求。去年10月,他访叙期间同叙两个反对派的领导人进行了接触,叙利亚反对派领导人都强调反对外来干涉,特别是军事干涉,不管是从地面的还是从空中的干涉。

    一、问:巴以和谈停滞已超过一年。前不久,巴以双方在中东问题“四方机制”和约旦等方面推动下,就复谈问题进行了多次接触,但由于分歧严重,未能取得实质进展。请问以巴和谈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您对巴以和谈及其前景是怎么看的?

    答:和谈是中东和平进程的主线,也是实现中东地区全面、公正、持久和平的必由之路。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曾多次爆发战争,但问题和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反倒是1978年埃及同以色列签署《戴维营协议》后,埃以、约(旦)以通过和谈陆续实现了和平;巴勒斯坦也在1990年马德里中东和会后,通过与以和谈陆续收回了2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实现了有限自治。

    巴以和谈近几年陷于停滞。但是,对话总比对抗好。和谈的停滞甚至倒退只能带来更多的动荡和冲突。越是面临复杂、严峻的局面,国际社会就越应坚持和谈的主渠道作用,并不断加大外交努力,推动巴以双方尤其是处于强势的以方,采取切实举措消除障碍,重建互信,争取早日复谈。

    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巴、以间最大的障碍是双方对安全保障的理解分歧尖锐。以色列要求未来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不能有自己的武装,安全由以色列控制。也就是说以色列的军队可以在巴勒斯坦国境内任何地方部署。这是巴方不能接受的。在那片土地上的不同民族和宗教信仰的人们混杂而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外还有诸如边界、安全、难民回归、水资源分配、耶路撒冷地位等等难题,这些问题只能由巴以双方通过和平谈判,逐步加以解决。

    我在同巴、以官员及民众的接触过程中深切感受到,他们对通过和谈方式解决问题是有共识的。我相信巴、以人民有意愿、有能力、有智慧通过和谈最终实现巴勒斯坦问题的全面、公正解决。我对巴以和谈的前景有信心。

    二、问:中国与巴勒斯坦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也是中东和平进程的坚定支持者。近一段时间,中方为推动巴以复谈、促进巴以和平都做了哪些工作?

    答:中国是最早支持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最早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最早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之一。长期以来,中国始终坚定不渝地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支持巴方通过和谈收复被占领土、建立独立国家,并为推动巴以和平进程做了大量努力。

    一年多来,巴以局势和西亚北非地区形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中方根据形势的最新发展,在以下两方面展开工作。

    一是坚定不移地劝和促谈。去年伊始,西亚北非地区陷入剧烈动荡,多个热点问题同时爆发,巴勒斯坦问题一时被淡化了。我们在双、多边场合反复强调地区形势动荡不应冲淡国际社会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所作努力,巴以和谈只能向前推进,不能被边缘化。杨洁篪外长、翟隽副外长访问地区有关国家时,亲自就此做工作。一年多来,我本人四次访问巴、以等地区国家及英、法等有关国家,同各方交换意见,并在巴以间斡旋。中方的促和努力得到了有关各方的积极回应,也赢得了广泛赞誉。

    二是坚定不移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事业。中方在巴独立建国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始终认为独立建国是巴人民不可剥夺的合法权利。早在巴勒斯坦1988年11月宣布建国时,中国外交部就发表声明予以承认并宣布与其建交,巴解组织驻京办事处相应升格为巴勒斯坦国驻华大使馆。当巴勒斯坦去年提出加入联合国的申请时,中国再次明确表示对巴方的坚定支持。我们还以自己的方式,通过双、多边途径做国际社会有关各方工作,呼吁他们正视巴勒斯坦人民的这一正义诉求。中方的努力,得到了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高度赞誉与广泛好评。

    建国是和谈的最终目标,和谈是实现建国目标的必经之路。这一年多来,中方一直在这两方面平衡、协调地做工作,今后我们将为此继续努力。

    三、问:中国什么时候设立的中东特使机制?机制建立以来,在中东和平进程及相关地区热点问题上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答:中方认为,尽早解决中东问题,不仅符合地区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助于维护中东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上升,不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多次表示希望中国在中东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呼吁中国尽快设立中东问题特使。

    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始终重视和支持中东和平大业,作为中国在中东问题上采取的积极步骤,2002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中东问题特使,其使命是加强同中东和国际社会有关各方,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接触与联系,为早日解决中东问题做出努力,中国政府任命前驻约旦、巴林、伊朗大使王世杰为首任中国中东问题特使,接替他的是资深外交官、我前驻沙特阿拉伯大使、驻伊拉克大使、驻伊朗大使,孙必干大使,我是第三任中东特使。

    中东问题特使设立以来,历任特使通过访问地区有关国家、参加涉中东问题国际会议、与美国、欧盟、俄罗斯、联合国“四方”特使等进行接触,以我们自己特有的方式在中东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积极劝和促谈。可以说,中国中东问题特使与其他国家的中东问题特使首先都以中东和平为自己的最高使命,但在具体工作方式上会有自己的特色。

    四、问:作为巴勒斯坦的友好国家,中国向巴方提供了哪些帮助?

    答:我们对巴勒斯坦人民长期以来饱经苦难深感同情,长期以来一直向巴方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自1965年以来,中方向巴方提供各类经济援助共计4.9亿元人民币,利用上述援款帮助巴方建设学校、公路、医院,并向其提供医疗设备和办公设备等。近年来,中方根据巴方需要,大力支持巴方加强经济建设,为巴方实现独立建国目标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例如,现在建的巴勒斯坦外交部大楼项目就是由中方援建的,建筑面积近10000平方米,是中方截至目前最大的援巴项目。

    自2007年以来,中方为巴方培训了大量干部,涉及经贸、财政、金融、外交、公共管理、建筑、教育、农业、环保等诸多领域。中方为巴培训人数占同期外国为巴培训人员总数的70%以上,居世界各国前列。

    中方对巴人道主义问题非常关注。2008年底巴以在加沙地带爆发军事冲突后,中方向巴方提供了100万美元现汇援助。在2009年3月召开的加沙重建捐助国会议上,向巴方提供15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4月,中方再次向巴方提供15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中方也向生活在巴勒斯坦周边邻国的巴难民伸出援手,2007年和2008年,中方通过黎巴嫩政府为在黎的巴里德河巴勒斯坦难民营重建分别提供50万美元现汇和500万元人民币物资援助。

    中方对巴方的帮助是真诚的、无私的、不带任何附加条件。我们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遭遇感同身受,将一如既往地向巴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五、问:有人说,近些年随着中国外交的全面发展,特别是中国同以色列关系的快速发展,中方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不如以前那样积极了,您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工作40多年来,一直在一线跟中东事务打交道,亲身经历并见证了中国同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发展。可以负责任地说,中方始终坚定不移地支持阿拉伯正义事业,始终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合理诉求予以积极回应。举一个例子,对巴勒斯坦独立建国问题:上世纪90年代,我们一直说"中方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恢复包括建国权在内的民族合法权利";进入21世纪,"两国方案"日益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中方明确表示"中方坚定支持建立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2009年后,巴勒斯坦人民对早日实现独立建国大业的诉求变得越来越迫切,我们从一贯坚定支持巴人民正义事业的立场出发,进一步明确宣示在巴独立建国问题上的立场,公开表示"中方支持在1967年边界基础上,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中方的这一表态在各大国中也是最贴近巴、阿方诉求的。

    与此同时,中方重视发展同以色列的关系,我们始终以公正、平衡、负责任的态度处理中以关系和中巴、中阿关系,并一直借助同巴以双方的友好关系就巴勒斯坦问题做沟通、斡旋工作,鼓励双方显示灵活,采取切实举措重建互信,推进和谈。在同以方的交流中,中方从不避讳对巴、阿方合理诉求的支持,以方对此是理解的,对中方的有关建议也是认真听取的。因此,我认为,中以关系的发展不但不会影响中方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一贯原则立场,反而更有助于中方平衡地做巴、以双方的工作,推动巴以和平进程不断向前发展。

    六、问:您不久前在访问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等国家时,请介绍访问的目的和主要情况。

答:不久前,我访问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在伦敦我会见了中东问题"四方机制"特使布莱尔。巴以和谈停滞了一年多,近期,在约旦和"四方机制"推动下,巴以双方在约旦首都安曼进行了多次试探性接触,为双方恢复和谈发出了积极信号。中方一直关注中东和平进程并给予鼓励和支持。我在同以、巴双方接触中表达了中方的一贯立场,希双方为恢复和谈创造良好气氛。

    中东地区局势动荡过程中,中东和平进程面临新的考验。对巴勒斯坦而言,在内部,民众要求结束法塔赫与哈马斯的分裂状态;在外部,巴一直在争取巴民族合法权利的合理诉求。对以色列而言,埃及局势动荡后,以色列把安全作为压倒一切的考虑。巴以双方都认识到在和谈上做出让步面临着挑战。

    去年三月份我访问中东地区时,我就强调,中东地区的变局不应影响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该问题久拖不决是地区大动荡诸多因素之一,各方应为此开展良性互动。当前大变局下,地区局势变化不应冲淡巴以和谈。

    我在会见以色列副总理兼外长利伯曼和以总理谈判特使莫勒霍时,对以在安全问题上的关切予以理解,但强调解决安全问题最终要靠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实现巴以问题的公正解决,最终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呼吁以从长远和战略角度考虑,停建定居点,放宽对加沙口岸的封锁,为和谈创造良好气氛。

    我在访问约旦期间,对约发挥的积极作用予以赞赏和支持,表示中方愿与其就此加强沟通。约方对中国的作用表示高度赞赏,同中方看法一样,约方特别强调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双方近期在约旦的接触虽无实质进展,但约方愿积极推动。

    在会见布莱尔时,我们看法是一致的,即巴勒斯坦问题在中东是具有全局性影响的核心问题,处理好可以起到积极作用,处理不好则起到反作用。布莱尔还表示"四方机制"愿同中国加强沟通和协调。

    在还同英国外交部中东北非司司长戴维斯交流了看法。我表示,中、英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推动中东和平进程向前发展是双方的共同愿望和责任。戴向我表示,英下个月将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将推动地区热点问题向积极方向发展。英愿同中方加强协调。

    以上就是我此次访问的基本情况,主要目的就是了解各方为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考虑,为劝谈促和发挥积极作用,很有意义,很有成效。

    七、近日,叙利亚举行了宪法公投,有人认为对叙当局来说为时已晚,您怎么看叙当前问题?您在出访期间是否也就叙利亚问题同各方交换了意见?

    答:我在出访期间还就叙利亚问题同有关各方交换了看法并介绍了中国对叙问题的主张。我们都对叙局势不断恶化并导致严重人员伤亡感到痛心,如何尽快解决该问题也成为有关各方的首要关切。各方都认为,不论叙政府还是反对派,应立即停止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减少伤亡,应坐下来解决问题,满足民众改革的愿望。当前,一切有利于推动叙问题和平解决的努力都应该得到支持。

    近日,叙进行了宪法公投,新宪法确立了从一党专政到多元政治的转变,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民众的要求。尽管有人认为公投为时已晚,但我注意到很多叙民众积极参与,反映出民众并不希望动乱持续下去,而是希望以和平方式实现变革的愿望。

    我曾在叙工作过。叙有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民众的基本素养也很高。绝大多数老百姓都希望实现稳定。只有在社会承受能力和法制基础上进行的变革才符合叙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国与有关国家在接触中强调中方的立场是着眼于叙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不庇护任何人,也不赞成支持一部分打压另一部分。去年10月,我访叙期间同叙两个反对派的领导人进行了接触,他们都强调反对外来干涉,特别是军事干涉,不管是从地面的还是从空中的干涉,否则只会给叙和人民留下很深的后遗症。如果通过政治的和平方式谋求变革,虽然持续的时间可能会长一些,但后遗症会小很多。强加解决方案或强行推动“政权更迭”无助于叙问题的解决,国际社会应从维护叙人民和中东各国人民的根本和长远利益出发,从维护叙和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出发,为妥善解决叙问题做出有益的努力,而不是火上浇油。我们相信,叙利亚人民有能力、有智慧化解危机,走出困境。

    九、中国怎样看待当前中东动荡的局势?中国将在这一轮地区局势的深刻演变过程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

    答:在中东持续一年多的动荡是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民族运动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一次社会变革。民众对长期僵化的政治体制、落后的经济和生活水平感到不满,希望改变这种状况。

    中方从一开始就尊重地区民众在主权范围内要求变革的愿望,相信具有悠久历史文明的阿拉伯民族有智慧、有能力实现目标。但民众要求民主、民生的运动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外部势力的干涉与利用使局面越来越复杂,各方很关注下一步局势会如何发展,有关国家也在探讨如何找到适合自身文化背景和发展道路,我相信这一过程会持续很长时间。

    从外部讲,应尊重有关国家人民的选择并给予建设性的帮助。地区动荡后,中国通过双边渠道向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提供了很多帮助和人道主义援助。在访问地区国家期间,我多次强调,人类智慧和科技发展到如此发达的阶段,不应用暴力手段等不文明的方式而应用政治的方式和平解决问题。这一观点也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和"的文化。有些人可能不理解中方的有关主张,但中方的主张是着眼于地区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和根本利益,相信这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

    中东地区连接亚、欧、非三大板块,地缘政治地位重要,能源富集,长期以来各种热点问题复杂、尖锐,受到国际社会长期关注。中国同广大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土耳其和伊朗双边关系长期友好。中国衷心希望地区早日实现和平。特别是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地区局势动荡对能源生产和运输安全带来很大影响,不利于世界经济的复苏。

    中方一直主张通过谈判解决巴以、伊朗核等地区热点问题,认为这有利于地区的稳定和发展。特别在叙利亚问题上,中方做了一系列努力。杨洁篪外长近日分别与有关国家外长通电话进行协调,翟隽副部长作为中国政府特使访问叙利亚进行调解,李华新大使访问了沙特、卡塔尔、埃及和阿盟秘书处,我也对地区进行了访问,上述努力都是为了推动叙问题以和平方式得到妥善解决。

返  回        
 
 
 
关于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