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炮知识
   
 
 

59式手枪装备不到一年就从陆军中撤装 半个多世纪后为何又回来了?


来源:扬基帧察站

2019-05-28 13:04

随着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庆日子的临近,帧察也将从多种角度盘点一番新中国国防工业领域的诸多建设成就。

七十载岁月,能讲的故事实在太多。所以河马决定用一个比较俗的办法——讲讲那些以国庆逢十周年的年份命名的轻武器的故事,作为这个系列的开端。而由于我们在1949年生产的各型轻武器仍属于各厂自行安排仿制生产的,所以开篇自然就是1959年诞生的59式手枪了。

当年真正的军用版59式手枪,握把护片上几乎都是这个盾徽——这很公安,然而实际上公安系统装备的59式数量并不多

当年真正的军用版59式手枪,握把护片上几乎都是这个盾徽——这很公安,然而实际上公安系统装备的59式数量并不多

59式手枪,仿制原型是苏联马卡洛夫PM手枪。如果让河马用一个词语来描述PM手枪,我会选一个在当代汉语语境里,非常重要的褒义词:实事求是。

PM手枪于1951年正式列装苏军,这种手枪的开发,是基于之前7.62×25mm托卡列夫手枪弹与配用武器的经验与教训而来。7.62×25mm托卡列夫手枪弹源于7.63×25mm毛瑟手枪弹,是一种弹头较小,初速较高的手枪弹。这使得它在长枪管的冲锋枪——比如PPD、PPSh、PPS上使用时,性能相当不错,可以破坏一些较为薄弱的掩体杀伤对手。但是,它在短枪管的手枪,比如TT-33(我国仿制型即51/54式手枪)上使用时,就有停止作用不足的问题。

这也是两种二战前后长期活跃在各种战场上的经典弹药

这也是两种二战前后长期活跃在各种战场上的经典弹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苏军总结战时的经验发现,相比步枪和冲锋枪,手枪在实战中使用率极低;再加上托卡列夫手枪的一些固有缺点,因此决定开发新的军官自卫手枪,要求这款半自动手枪要比托卡列夫手枪更紧凑、更安全、停止作用更大。最后一项指标要求直接决定了新弹药——9×18mm马卡洛夫弹的诞生。

虽说9×18mm马卡洛夫弹和9×19mm鲁格弹(派拉贝鲁姆弹)在名称上显得级别差不多,但实际上9×18mm是一种相对较弱的弹药,而且弹头较粗,实际直径是9.27mm。因此9×18mm马卡洛夫弹配套的手枪型号,如PM及其改进型PMM、以及斯捷奇金全自动手枪,都是自由枪机;而使用9×19mm弹的手枪,往往都是有闭锁的(且主要是勃朗宁式的枪管偏移闭锁)。

3种最常见9mm手枪弹的对比图,可见59式/PM手枪的9×18弹药尺寸明显小于9×19弹药

3种最常见9mm手枪弹的对比图,可见59式/PM手枪的9×18弹药尺寸明显小于9×19弹药

PM是一种极为成功的手枪,《枪炮世界》网站上介绍其为“结构简单,性能可靠,成本低廉,在当年是同时代最好的紧凑型自卫手枪之一”。这一描述非常精准,依照河马有限的操作经验……除了丑我还真挑不出这种手枪有啥毛病——河马这个偏见严重的人,从视觉上更喜欢全尺寸战斗手枪,也更喜欢有专门的复进簧导杆的设计(59式/PM的枪管就是它的复进簧导杆),反正不是我的枪,丑就一个字,我会说很多次。

PM手枪之成功,还有一个证明:虽然苏联/俄罗斯这个国家在轻武器设计上非常高产,有诸多精彩的作品,新一代手枪也有多个型号开始列装;但是PM手枪及其弹药,依然是如今俄罗斯境内最为常见的手枪及其弹药。如很多读者朋友所知,手枪的生命力往往极长,但近年来,PM却逐渐有点“续不动”的趋势。

PM手枪

PM手枪

在PM手枪刚刚装备的年代,手枪的主要攻击目标都是软目标——即无护甲的人类躯体。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单人防弹器材普及程度越来越高,PM手枪配套的9×18mm弹药早已显得杀伤力不足。即使通过改变发射药,将子弹初速提升到420m/s的SP-7型依然无法应对当前的需求——毛子可不缺悍匪。

而在对威力要求更高的军用领域,DAP92、7N21,M1152等9mm派弹家族的弹药,更强的装药、更高的初速已经是其共通特征。与这些型号相比,先天不足的9×18mm弹药显然更没啥发展空间了,所以应用了SP-7型弹药、增大弹容量、改变握把设计的PMM手枪,还是命运不佳。

改进型的PMM手枪,使用双排单进12发弹匣,握把形状也明显修改

改进型的PMM手枪,使用双排单进12发弹匣,握把形状也明显修改

当然,这都是几十年之后的事儿了,当年我国决定仿制PM式手枪的时候,它还是绝对当得上结构简单、性能可靠、成本低廉这12字评价的。于是国产版PM从1959年初开始仿制,并很快试装备于团级指挥员,但也很快在装备中发生多起安全事故,使得59式手枪仅在陆军装备了不到1年时间,就在1960年被迫停产并撤装。

59式的产量过少,导致空军航空兵也装备了一些54式手枪作为补充

59式的产量过少,导致空军航空兵也装备了一些54式手枪作为补充

仿制,是任何后发国家的必由之路。59式手枪“快速仿制,飞速撤装”的遭遇,也证明了“轻武器不轻”的事实。当年中苏关系破裂之后,苏联援华技术专家撤离时,给我们留下了PM手枪的一些样品和图纸。但是轻武器从来不是光有图纸和样品就能造出合格产品的——轻武器虽小,依然需要所谓的“技术包”:原设计生产方派驻人员携带技术资料,在仿制方身边,从技术资料解读(翻译)到生产应用的每个过程,进行督促、指导并纠错。后来我国向其他国家援建轻武器生产线的时候,就印证了这个道理。

苏联PM手枪及其枪套

苏联PM手枪及其枪套

59式手枪及其原型PM,是一种原理上相对简单的手枪——自由枪机手枪。但是原理上的简单,同时也带来了设计制造上的相对困难,需要优化调整枪机质量、复进簧力和后坐力之间的关系:若枪机质量太大、复进簧太强,不仅射手难以拉套筒操作手枪,也会导致无法半自动射击;如果枪机质量太小,复进簧太弱,那么枪机后座(因为是自由枪机,闭锁是靠复进簧与枪机质量实现的)过快,可能会导致抽断壳等危险情况。

根据《枪炮世界》网站上的描述,59式手枪的黯然退场,是与新中国建立不久,一切技术都要补课、一切资源都匮乏分不开的。9×18mm马卡洛夫弹药的苏联原版是铜壳弹,摩擦较小,而我们使用的是钢壳弹,摩擦系数较大,增大了枪机虚拟质量(可以简单解释为抽壳力度要求高,像是枪机过“重”)。

钢壳弹已经带来了不小的难题,加之建国初我们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弹药检测机构,而弹壳材质、弹头直径的微小差异,发射药颗粒的大小和形状、燃烧面、化学成分、温度、分量的改变,都影响了枪弹的发射质量

钢壳弹已经带来了不小的难题,加之建国初我们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弹药检测机构,而弹壳材质、弹头直径的微小差异,发射药颗粒的大小和形状、燃烧面、化学成分、温度、分量的改变,都影响了枪弹的发射质量

众所周知,苏联拥有深厚的材料学底蕴、冶金和金属加工能力。这使得其在轻武器设计制造上的一些本事,外人想仿制起来并不容易。比如PM手枪为了避免销钉松动影响可靠性,就尽量不用销钉,而是在零件上直接加工出转轴,不仅工艺较复杂,工时多,也意味着在加工能力不足时较高的废品率。

其击锤簧(兼扳机簧)和阻铁簧(兼挂机簧)的设计也比较“独特”,红箭头为击锤簧兼扳机簧

其击锤簧(兼扳机簧)和阻铁簧(兼挂机簧)的设计也比较“独特”,红箭头为击锤簧兼扳机簧

红箭头指示处为阻铁簧兼挂机簧,这种“一物二用”的设计,造好了就是简化部件,造差了就是啥都干不好

红箭头指示处为阻铁簧兼挂机簧,这种“一物二用”的设计,造好了就是简化部件,造差了就是啥都干不好

而在新中国建国初期,金属材料和工艺水平都远远不能和苏联相比,因此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产品,耐疲劳性能就是赶不上原装货,这也导致了国产59式手枪使用时间不长后就会容易出现各种问题。总之,在当年的技术水平下,“结构简单、性能可靠、成本低廉”,59式手枪基本上一条都没实现。

而59式手枪的黯然撤装,某种程度上也让我国在手枪领域的发展,特别是警用手枪领域里出现了更多令人惋惜的波折。使用自由枪机(结构简单),威力恰当杀伤力适中,是仿制PM手枪带给我们的宝贵经验;加之之前仿制PP的52式7.65mm手枪(主要用于安全保卫系统),此时国内在警用手枪方面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些积累;然而它们的下一代产品,完全自主设计制造的64式手枪却褒贬不一。

对本枪最友好的评价主要还是来自于公安战线的女同志们

对本枪最友好的评价主要还是来自于公安战线的女同志们

新中国兵工前辈们对于旧中国历史的惨痛记忆,导致他们一直有设计、制造一种特殊的弹药,使入侵之敌无法直接使用我们的弹药的这种坚持。而这种坚持的产物之一——应用到今日,与64式手枪配套的7.62×17mm弹药,是“小砸炮”的评价两极分化的重要根源。

以河马的目光来看,如果59式手枪及其弹药的技术路线能够继续发展下去,显然是比64式手枪更加适合国内环境的一种紧凑型手枪。当然,历史不容许如果,以事后诸葛亮的态度去苛求前人,是不现实的。

不过59式的故事并没有在撤装后终结。根据相关资料,除了原产于1959年的真正军用59式手枪(这批枪撤装后,有一部分在上世纪60年代期间用于援助越南等国)之外,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北方工业还委托一些厂家生产了一批外贸型的59式手枪,并且针对海外市场需要开发了使用不同口径弹药的改型。

这些手枪握把护片上是这样的五星徽记,但是继续沿用了59式手枪的名称

这些手枪握把护片上是这样的五星徽记,但是继续沿用了59式手枪的名称

另外,随着我军近年来每年都要赴俄罗斯参加“国际军事比赛”,而比赛中又有相当多的科目需要使用俄方提供的PM手枪完成;为此,部队从仓库中抽调了一部分质量较好的59式手枪用于参赛队员在国内选拔阶段的适应性训练。虽然不算正经的作战装备,但59式从陆军撤装半个多世纪后又回来的故事还是很有趣的。

59式手枪装备不到一年就从陆军中撤装 半个多世纪后为何又回来了?

“军医接力”比赛中,我军参赛女队员使用俄方提供的PM手枪。历年比赛中,我军女兵使用PM手枪的成绩一直非常出色,2018年,邹兴越下士还以185环的总成绩夺得男女手枪射击赛第一,这是“军医接力”项目举办以来,马卡洛夫手枪射击的最好成绩

而在空军航空兵的飞行员队伍里,从服役那天开始,59式就从未真正退出使用——毕竟平时也不怎么用,陆军的撤装命令又管不到他们。时至今日,部分飞行员仍然使用这种比92式更方便携带的紧凑型手枪作为自卫武器。

空军原司令员,抗美援朝空战英雄王海任空3师师长时使用的59式手枪

空军原司令员,抗美援朝空战英雄王海任空3师师长时使用的59式手枪

人民空军的轻武器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图中的54式,飞行员自卫手枪除了较新的11式,还有64式和77式。空军雷达站还有56-2步枪现役,有个59式手枪反而一点都不奇怪了

人民空军的轻武器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图中的54式,飞行员自卫手枪除了较新的11式,还有64式和77式。空军雷达站还有56-2步枪现役,有个59式手枪反而一点都不奇怪了

尽管和这个系列里的后辈们同为人民军队的现役装备,但作为《9字尾系列轻武器》文章的开端,59式手枪的光芒实在称不上耀眼。希望随着本系列的陆续更新,河马能为大家更好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国产轻武器各领域发展的一幅幅画卷。

 

 

返  回        
 
 
 
关于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