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衔知识介绍
   
 
 

1988年军官军衔条例诞生记始末


2011-11-03 10:40

    1988年4月13日,新华社播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草案)》提交全国七届人大常委会一次会议审议的消息。

    全世界都从这条简短的信息中,注意到了持续23年无等级标志的中国军队的这项重大变革。

    一块无标记的红牌牌造成的战场混乱 
   
9年前,中越边境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争。

    距前线2000多公里的北京,几位老帅和一批老将军通过电视录相这个现代化的信息传递工具,检阅着开赴前线的部队:坦克车、通信车、运输车与开进的部队拥挤在一条狭窄的公路上,各路"诸侯"汇聚,竟显不出将帅士卒,你挤我,我堵你,谁也不让谁,车辆人马在公路阻塞时间长达10多个小时!

    "部队的指挥官为什么不站出来?"有人问。不是没有人站出来指挥,然而,谁也没有权威。因为大家军衣上的标志都缺乏统一指挥的权威性。

    军衔制,人们又一次尝到了取消它的苦果,开始怀念起它来。一些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开始呼吁:要考虑恢复军衔制。

    1980年3月12日,军委邓主席提出,要搞军衔制。

    军衔制面临的巨大障碍

    军衔制,作为一项国际性的军事制度,已历经400年沧桑。

    我军也曾有过10年军衔的历史。后来被当作"违背人民军队本质"的东西取消了。

    当我们从10年动乱的恶梦中醒来,准备重新实行军衔制的时候,连主持这项工作的领导都震惊了:我军的干部数量已经发生了恶性膨胀。邓主席用他特有的语言,诙谐地说,一个大军区的副司令,打麻将都可以摆好几桌了。据统计,有的军级单位的领导班子成员多达40多名。

    怎么来的这么多领导干部?原因可以摆出许多条,但最根本的是:制约干部生长的"规矩"模糊了。

    军衔制的优越性之一,在于合理地标明了各层军官的比例结构。显然,一支恶性膨胀的军官队伍,是不适应这个制度的。据当时一位参与恢复军衔制工作的同志回忆说,"面对这样的现状,我们近乎对实行军衔制失望了"。

    要拯救前所未有的灾难,必须使用前所未有的力量。军委邓主席宣布:裁军100万!

    在裁军百万的同时,进行了调整各级领导班子的宏伟战役。

    这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它的细节是对数十万干部的安排:离休、退休、转业、就地消化,其中每一项工作都牵扯到方方面面,都需要巨大的耐心和充分的时间。

    细心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些年,我军各级干部部门显得异常忙碌。作为这场宏伟战役的执行者,他们对10年动乱给我军干部工作造成的巨大的混乱感受尤深,所承受的精神负担尤重。有人曾不解地责问:"一个军衔制的出台,为何用了整整一个抗日战争的时间?"原因就在于此。

    在改革中超越

    制定军衔条例的8年,是加快和深化军队改革的8年。

    新的军衔制度,在这个背景下,经历了一个从恢复到重建的过程。

    1955年,我军的军衔设4等14级,基本上是沿用的苏军模式。

    从军衔制取消的1965年至今的23年间,世界的战略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国的军队和军制都有相应的调整。

    1985年6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提出在国防建设和军队建设的指导思想上来一个战略性的转变,我军从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状态,真正转入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无疑,军衔制度也要在国家和军队全面改革的大背景下,着眼于和平时期的特点进行改革。中央军委果断地提出割断1965年以前的军衔体制,"实行新的军衔制"。

    据当时参加研究制定军衔制度的同志回忆,这是我军军衔制度"起死回生"的转折点。

    1955年的我军军衔制度历经10年之久,而后夭折,除了指导思想发生的根本性错误以外,制度本身也遇到一些致命的难题。如进出渠道不畅,尤其是没有退的制度。比如少将以上的军官的军衔在10年中基本没有晋升,校级以下军官的军衔最多也只动了两次,就再也动不了了,如此等等,也造成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

    因此,如果简单地恢复1955年实行的军衔制是不行的,势必再次夭折。

    只有改革才能超越。

    遵照军委领导同志的指示,我军领率机关通力协作,着手论证起草新的军衔制度。

    为了它,召开了上千次座谈会,参加座谈的各级干部达4万多人次;

    为了它,负责起草《军官军衔条例》的单位,对全军各职、各级干部进行了数质量统计,在此基础上,进行模拟评定,对条例草案,先后修改20余稿。

    为了它,军委扩大会议和军委常务会议专门进行了多次讨论,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听取了汇报……

    新的军衔制结合我军和平时期建设的种种特点,在军衔的等级设置、职务等级编制军衔、基准军衔的确定及军衔的批准授予权限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调整和改革。

    历尽千辛万般苦,千呼万唤始出来。新的军衔制度,凝聚着全军指战员的心血,必将作为我军干部制度改革的重大成果载入史册。

    从严治军的新阶段

    10年动乱中,我军大批干部遭受到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批优秀人才受到压抑,难以施展才华。结束人治,建立法制,成为新的军衔制度的目标之一。

    7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经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批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施行。它标志着我军法制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军衔是国家给予军人的一种荣誉,具有保障军人地位、荣誉、权利的作用。它以军官的职务、贡献、才能等综合因素作为评定和晋升军衔的标准。同时,也使我军干部制度显示出公开的透明度。

    新的军衔制度的颁布,是我军干部管理走向法制化的重要标志。它将理顺军官的进出关系、编配关系和新老交替关系。优秀的军官将依据条例晋升,违纪、违法者将依据条例降级乃至剥夺军衔,将从根本上改变我军干部制度无法可依、有法不依的无序状态,有效地调整军官队伍的比例结构,对焕发军队的内在活力,提高军官素质,选优汰庸,具有持续稳定的作用。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新的军衔制度面临着复杂的现实情况:既要保持军官队伍的相对稳定,又要使之始终充满生机和活力;既要限定军衔的晋升年限,又要为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创造条件;既要明确照顾到历史贡献大的老同志,又要鼓励年轻有为的后来人;既要体现照顾作战部队的主官的特点,又要相应照顾机关干部等等。新的军衔制度要妥善地调节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一个反复实践和认识的过程。同时,它作为我军干部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要显示其强大的生命力,还有待于其他制度的配套和完善。

    (解放军报网站)

 

返  回        
 
 
 
关于本站